如何向死兔子讲解绘画

十八流画手兼文手。PKMN/DNF/BLEACH/APH/大航海时代4PK/魔戒/冰火/吸血鬼编年史/刀剑乱舞/永远的七日之都/ FGO/凯尔特神话/中古罗马史

自家儿子设定,特工专家部分。关于他们的故事,以后也会放在James&Bond里更新。

非典型性左位专家注意。

我知道我还是画不好,但是我可以不要脸(…)

以下是设定。

源能专家

格朗泰尔·雅德薇嘉·“金雀花”

(Grantaire Jadwiga "The Plantagenet")

通称金雀花。男主担当。

○未知年龄。身高187cm,体型匀称,一表人才。一头蓬松柔顺的微卷黑发,约齐颈长度。明亮光滑的杏色皮肤,钴蓝色眼睛。

○因为这位的设定有点复杂,故分两个部分。

生平相关:

●最初的记忆在诺斯玛尔。苏醒时发现自己身处诺斯玛尔的某座村落郊外的坟场里,没有任何记忆,名字、身份、年龄无从查考,只知道自己已进入变声期但未成年。

●在阿拉德苏醒时额顶就已被植入了一块效率极高的源能装置,能够以极低损耗实现源能收集—储存—释放。此外体内还被植入了各种生化改造药物或病毒,甚至一部分RNA也嵌合了未知生物的基因,导致根本无法以放射性手段测定自己的年龄。

●获得意识不久后即开始凭本能寻找材料制作神经药物给自己注射。住在诺斯玛尔郊外靠拾荒谋生,几年后逐渐产生耐药性,同时转移现象开始发生,无奈之下离开诺斯玛尔寻找自救方法。

●由于当时无法妥善控制额顶源能装置的力量,因此不敢去人口密集的繁华地区。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接取隐秘委托,换取阿拉德珍稀的技术资料。

●和包括暗精灵炼金术师摩根、GBL教大图书馆长伊莎杜拉在内的研究者相遇研讨后,渐渐找到对症方法控制病情,并试着利用阿拉德典籍上的技术对源能加以利用。

●后来沿艾尔文防线一路跋涉,在班图族鬼剑士Senko的帮助下翻越斯特鲁山脉,到达虚祖并定居在素喃城。

●在素喃经营一家万事屋,同时研究源能。时常也会研究从自己体内提取出的各种物质作为消遣。

●每天都要服用十几种药物维持生命。抵抗力很差,时常生病,但免疫中毒。

●名字中的“雅德薇嘉”是苏醒在诺斯玛尔时印在左边小臂的字样(现在已经被他用激光洗掉了),据本人推测此名与他额顶源能装置的性质有关——该装置为“联合型”,本身不带有属性,但吸收整合各种不同性质的源能时,能使其转化为单一性质的源能。

●名字中的“金雀花”是苏醒在诺斯玛尔时印在右边小臂的图案纹章。据本人猜测是他出生家族的家徽,因此很喜欢这个纹章,还以此作为自己的“姓氏”,签字署名时也总自称“金雀花”。

●在素喃定居期间开始与The Company阿拉德分部关系逐渐密切。与制造源能装置的副队长施密特交流后,仍然无法了解金雀花额顶装置所使用的技术。推测自己是某种试验的失败品。

●卡勒特起义期间作为皇都杀手锏之一回到天界参战,被The Company天界分部的教父胡里奥·邦德指认为自己的发小“格朗泰尔”。在胡里奥帮助下与自己的家庭重会,此时母亲已改嫁、长姐寡居,二人均未对金雀花表现出感情,且说不出金雀花离开天界前的经历。但金雀花并不以为意,仍然十分殷勤照顾家人。

●接触到天界科技后,对源能的研究突飞猛进。现居留在克洛诺斯岛研究寂静城的魔界科技。

性格相关:

◆稳重而透彻。聪明狡黠不亚于胡里奥,但不像胡里奥过于自卑且患得患失。金雀花沉静、笃定、勇敢,不害怕任何东西。

◆爱好广泛且学习力惊人。记忆力奇佳,几乎过目不忘。

◆对于自己的身材相当在意。会为自己模拟出一些适于健身的力场,每天都会腾出时间在里面锻炼。

◆会做简单的家常菜式,是清淡的虚祖风味。

◆喜欢看书。喜欢玩喷绘。喜欢玩乐器。喜欢在节日联欢上跳舞。喜欢运动。喜欢逛庙会。喜欢姑娘的大腿。喜欢艺术。全方位发自内心地热爱着生活。

◆在虚祖独居的小屋房顶上扯了白色牵牛花藤。虽然访客只有稀稀落落的顾客和The Company成员,但也会趁邻居不在时请他们的小孩来家里玩。

◆平时一般将护目镜拉到额顶挡住源能装置以免受到瞩目。

◆心愿是简单的“世界和平”。

◆虽然年龄无从知晓,却有超越岁数的成熟可靠,严肃时甚至透出一股凛然的威严。只有涉及到自己失去的记忆时才会显得不安。

◆组织成员们形容他有一种“神秘的气场”,因此不容易接近。好友是班图族鬼剑士Senko。讨厌的人是独立特工熙德(Cid)。在虚祖时行动常遭亦敌亦友的熙德帮助或阻挠,由于理念不合每次相逢必爆发争吵。

◆因为常年习惯于单打独斗,所以处理组织内事宜时偶尔意气用事,带有自身的感情色彩。多次被施密特批评“情绪化”,但本性难移。为数不多的毛病之一。

◆是DT。

特工

熙德·“雪绒花”

(El Cid “The Edelweiss”)

通称熙德。J.B.和金雀花均视其为宿敌。

○40岁。身高183cm,身材极度纤瘦,骨架窄小,柔韧性奇佳。(在金雀花面前现身时的形象为)苍白色微卷碎发,草绿色眼睛。

○精擅一切特工基本功。意思就是剑术枪法,潜行格斗,伪装易容,攀岩驾驶,骇客技术,以及非凡的欺诈话术、反测谎能力和对痛苦的耐受力。

○另有绝活缩骨术,类似于某种瑜伽。能够改变骨骼间隙大小,使身体通过各种狭小或形状奇怪的缝隙。

○也会跳舞、调酒、按摩等无关紧要的技能。

○父亲曾是皇都重臣,母亲是皇女庭院玫瑰。两人曾数次提议将无法地带重新纳入皇都管辖,在卡勒特崛起后也多次进言不应小觑,应尽快与其会谈。但并未得到重视,反而在卡勒特开始腐化后被诬通敌,父母双双下狱,领地也遭到野心勃勃的贵族安东尼奥·邦德(胡里奥的父亲)兼并。

○当时二人的长子年仅十岁,表现出非凡的政治头脑,主动放弃继承权以麻痹邦德家,同时秘密觐见当时的最高祭司请求庇护。最高祭司答应保护他的家人,但长子必须“消失”以安抚觊觎者们。

○于是十岁的长子从此被抹去了一切存在证明,在最高祭司安排下加入了『天鹰』,很快成长为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他没有任何身份,同时又可以是任何身份。

○二十一岁那年作为『天鹰』方的负责人,加入了由邦德家牵头的『雅盖沃计划』。中途因不满于人体实验的残忍,杀死所有天界贵族的负责人后炸毁研究所,带着实验体『雅德薇嘉』逃离。

○由于此事牵涉势力太广,仅一人之力难以完全摆平,不得已带着『雅德薇嘉』跳海逃往阿拉德。再次作为『天鹰的特工』身份死去。

○『天鹰』方难以相信顶级特工会死于事故,更难以相信当年的爆炸导致实验中止仅仅是意外。因此将特工作为叛逃者,始终没有停止对其追杀。特工明白当年那些人为取自己性命不惜一切代价,担心连累『雅德薇嘉』,因此没有亲自照顾这个孩子,只是在暗中保护。

○近二十年间在阿拉德各个势力都有不同身份,几乎有出入一切场所的证件。

○始终关注着『雅德薇嘉』(即金雀花)的成长,发现『天鹰』原成员在下界组建了『The Company』后,冒着被发现真实身份的危险,频繁以『熙德』的身份露面阻挠金雀花与『The Company』成员接触。被不明真相的金雀花敌视着。

○金雀花加入『The Company』回到天界后,不顾自身安危跟随。发现『The Company』现在的当权者是邦德家的胡里奥,且与金雀花走得很近后,对其异常警惕,互相试探过几轮,均未识出对方真实目的。

————————————————

○性格异常果断。拥有能够在瞬间权衡利弊做出判断的冷静头脑和过人胆识。同时,也会在一瞬间做好为自己的每一个决定负责的觉悟,并具备付出整个接下来的人生将其完美践行的责任感。

○对于自己的能力远超绝大多数人这一点,熙德非常清楚,于是理所当然地冷眼俯视着众生。但他也同样清楚自己的弱点,深刻地明白自己的局限性。因此,有些事明明看似极有好处他也不会染指,有些事明知不可为他却偏要一试。

○熙德有自己的原则。他奉行最基本的人道主义,认为人生来有基本的维持生活的权利,并且看不惯罔顾这种权利的人。无论自己处于何种境地,都不会放弃这一原则。

○此外熙德没有多余的感情。他将一切视为利益计算的结果。

○享受斗智的乐趣,很懂得生活情调,处理最危险的事务时也从来不乏幽默感。因为知道自己到死也无法摆脱危机四伏的生活,于是尽可能让自己享受它。

○拥有许多身份,每个身份都有不同的相貌、地位和朋友,为防止被认出,每个身份的行为习惯都截然不同。表现出的效果几乎接近人格分裂的程度,经常自己也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自己。只有“原则”那部分是确定无疑的。

○有点完美主义,可称特工职业病。喜欢把事情收拾得无懈可击,也喜欢高枕无忧地欣赏自己的成果。所谓高枕无忧,指的是虽然危险但他可确保自己全身而退的情况。

○“雪绒花”(爱德怀斯)是幼时乳名。虽然当时被最高祭司命令忘记,但被熙德一再深印脑海。

○嗜酒。酒量没有上限,自己会调酒,也喜欢喝。不过从不因喝酒误事。此外没有不良嗜好,事先也已用各种化学手段防止自己成瘾。

○不是DT。为任务需要和多名目标对象上过床。此外从未和其他人发生亲密关系,因为自己始终处于危境,因此也刻意避免这一点。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