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向死兔子讲解绘画

十八流画手兼文手。PKMN/DNF/BLEACH/APH/大航海时代4PK/魔戒/冰火/吸血鬼编年史/刀剑乱舞/永远的七日之都/ FGO/凯尔特神话/中古罗马史

4(两年前的)新墙头
毒药很美味,舔血很性感,&=?!##~=#_*-@,&!(@…$&——~#(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微博上那个色卡挑战,表格源见水印

这命中注定的色彩(够)

于是用30分钟涂鸦了这个我一直想画的构图

【芬咕哒】这个吻应当是你献给我的(1)

※Warning※

CP=芬咕哒=芬恩·麦克库尔x咕哒子(fgo女性御主)

主题=咕哒子对芬恩的单恋

第一人称“我”=咕哒子=实际上的这个我

动笔前进行过粗略考据,芬恩的形象偏离原典和偏离月设的地方大概两者均有,ooc贯穿始终,如影响观看请不必留情地指出。

以上。






听说越冷清的坑越容易激发人的产粮欲望。

                                                                ——题记


1

玛修进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迦勒底的拟似召唤阵前面待得有点儿久了。

“前辈很在意那个向我……嗯,求婚的人。”

玛修用的是陈述句,虽然间隔了半刻面颊透红的迟疑,但句中意思仍干净利落如她始终一丝不乱的下垂的浅紫色刘海。我懂得这比起责备更像是她特有的关心方式,因为刚从北美特异点回来,她一定相当疲倦,而遑论我的精神现在有多兴奋,我也累了。

“有缘在特异点见过面的御主和从者是有一定相性度的。”我假装认真地说,“只要芬恩·麦克库尔回到英灵座上翻看这次不怎么幸运的现界经历,对我作为御主的才能评价还算过得去的话,就有可能回应我的召唤。”

玛修咬住下唇点了点头。看样子是执意要陪我等在召唤阵前面。“虽然已经差不多习惯这种惊讶了……前辈,想不到看起来意想不到的轻浮的家伙,会是爱尔兰神话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之一。”

“是啊,”我喃喃说道,“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他足够强。我们修复人理的工作会需要这么一位赫赫有名的帮手。”

我没有对玛修说实话。




关于芬恩·麦克库尔的生平,我所知不多。我只模模糊糊记得他有过两任妻子,第三任在婚礼上和别人跑了,就是那位最受他信赖倚重的迪尔姆德。除此之外,他的一生似乎就是一头以女人带来的灾难为磨盘碌碌不休的驴子,磨盘把他累得口吐白沫的样子既不好看又没什么光荣。

我不明白爱尔兰人为什么会把这种人奉为偶像,但既然他们这样做了,我认为也不错。我一向认为童话里那些公主的遭遇都应该归咎于她们的愚蠢。她们被诅咒、被蒙骗、被陷害、被污蔑,一部分是她们的愚蠢招致的必然后果,另一部分是对她们懦弱的惩罚。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认为芬恩就是这样的童话公主。或许还更糟,因为他的对手是那些远不及他有力的弱女人。而我是个公认的弱御主,没漂亮和尊贵到诅咒和陷害找上头来,只是落进吞没21世纪的滔滔冰雪中的一粒不幸的煤渣。我和他天造一对,地设一双。

这才是我如此狂热地召唤他的真实原因。他会是这样一个好从者——用不着我的恭敬、谄媚、小心翼翼,更用不着我努力扮演成一个根本不像我的高尚人类,以图同那些同为人类却完美得只应来自其他空间或根本就是更多比我聪慧、精密的大脑所模拟出来的完美宠儿打成一片。惟其如此,我才能同他推心置腹。

我远远在被罗曼医生像颗子弹似的打到北美大陆的沃土上之前,就盼望着有这么一位从者存在。而当芬恩·麦克库尔出现在我面前,有个声音在我头脑里喊着:是他,就是他了。

如果说其他英灵从者诞生于这世界最大胆创新、锐意进取的一个狂想,那芬恩·麦克库尔就诞生于三岁小女孩趴在色彩艳俗的《青蛙王子》图画书上流着哈喇子所做的最幼稚的一个梦中。他站在风沙蔽天的美国西部灼人的白炽阳光下,看起来像根正在融化的奶油雪糕一般甜腻,面孔比娱乐周报封面上的小鲜肉爱豆更不真实。

于是我情不自禁地陶醉了,我想古爱尔兰的人民都是少女梦中的伟大天才,才能创造出这么一个比所有王子芭比和夏日祭上的能剧演员都更迷人更值得崇拜的偶像,如果把世间一切怀春少女所发的最偏颇、最俗套、最无理取闹的愿望收集起来能够在圣杯那里换来一个具象化的代言人的话,那无疑就是芬恩·麦克库尔。

让他来吧,我在心里默念,我像个撅起嘴撒娇的小女孩儿一样,需要大人满足她一个不合理要求才肯去乖乖干活。看了我以上对芬恩·麦克库尔的狂热许念,你肯定是这么想我的——实则我的这些祈祷和“希望迦勒底餐后甜点更丰富些”一样,都是聊以自慰的愿望。我很忙,而自从我从北美特异点返回的筐体掉回现实世界还不到三分钟。我常几天几夜不合眼,精神又长期保持在高度紧张状态。我必须随时准备好在没有备用灵脉的情况下应付数个从者的魔力供给,那感觉如同在大出血的同时抽血。我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位领导人更频繁地接见那些大人物,而未必比他们更不谨慎矜持。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还不得不面临生命威胁,经常在那些超自然文明的打击下溃不成军,被揍得像个软烂柿子,而一个回复卷轴下去我就得完好无损地站起来行动如常。总之,当个御主是世界上所能想象出的最累人的工作,而我甚至拿不到津贴。

而召唤芬恩·麦克库尔,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可以比只是许愿拥有更多的东西。他是英灵从者,而我恰好是御主。在我不得不从善如流的御主生涯中,还有比这更适合行方便的情况吗?我可以拥有我的庙会糖人儿,周末大卖场里最美丽的一个娃娃,我的身高六英尺的凯尔特阳光,我的爱尔兰英雄芬恩·麦克库尔。他很聪明,懂得分寸,不会给我添更多麻烦,态度亲切随和,相貌甜美可人。他是我愚拙粗陋的脑海里所能设想出的最好的慰问品。

“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

召唤阵开始渐渐发光。我怀着几乎使我呕吐的激动,想着我成为御主以来将要实现的第一个愿望,一个属于我的英灵,他会在我到底意难平的时候问一句“你还有不满吗”①……




“别来无恙。允许我再自我介绍一次,我是爱琳的守护者,光荣的费奥纳骑士团长,战胜了努阿达之人……芬恩·麦克库尔在此现界。”光芒逐渐散去,杵着枪的芬恩在召唤阵正中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

啊。没了让他的身影轮廓毛糙的沙尘和曝晒,他看起来格外真实。不知为什么我首先注意到他的眼睛,奶猫还没褪去蓝膜一般的天青色,像鹿崽一样翕动着眼睑,浅金色的长睫毛抖动着。我浑身战栗地盯着他看,直到发现站在一边的玛修一脸惊惶地看着我,我才下意识吮咂了一下流到嘴角的温热液滴,发现竟然是咸的。

我竟然流泪了。

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珠还是向前一步回应芬恩的自我介绍还是跑过去安慰玛修说我没事,结果手足无措地一动不动,眼泪还继续流着,真是丢人极了。

芬恩却在我注意到之前就走出了召唤阵,不动声色地挡在我面前,日光般的金色遮住了我大半个视野。“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玛修小姐,嗯,还有这位,”说着他微微转过小半个脸,不知是对玛修还是对我说。

“没事,这里有我在。”

〔TBC〕

①出自第五章北美特异点第九节〔战士的挽歌〕

芬咕哒随笔

“就算让了三步也赢不了啊……芬恩,在需要动脑的场合格外游刃有余呢。”

“哈哈,运使着与美貌相匹配的智慧的就是芬恩·麦克库尔本人啦。仅仅下棋还是能够应付的。话虽如此,也有输给敌国公主结果被求婚的事,当时真是吓了一大跳哪。”

“我知道……你说的这件事。”像是被触到心事,少女突然抬头急切地打断了她的骑士,她的面颊粉红,双眼发亮。

“我也像她一样是女士……我是说,如果我下棋赢了你一局的话,也能提出一个你无论如何也不能违抗的要求吗?”

“……”

爱琳的骑士王忽然收敛了笑容,天青色仿佛伸手可掬的一对眸子直勾勾地注视着她。

“你放心好了,不会是求婚的……”

她的骑士的回应是起身离座,恭顺地跪伏在她脚边。“您是我的主君。”他说,“您的一切要求我都会想方设法实现,不需要任何条件和回报。”

少女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她捧起他完美无瑕的面庞,有一绺日光色泽的金发搭在上面。

“我只向你要求两件东西,我亲爱的骑士。

“一件是为我挥枪而战的忠诚,一件是你不作矫饰的笑容。”

少女说完,伸手轻轻按在自己心口,深深地呼出一口长气。像孩童拆开他的第一份圣诞礼物,像濒临大限的老人在圣座前祈祷。

“如若能得到这些,我的一生都将被至高的幸福所充盈着,再也不希求别的什么了。”




然后就没了

本来想画成短漫,说完等于画完

我流芬咕哒大概是:咕哒深深地明白自己的中意从者风流外表下对男女情爱全然淡漠的事实,也从神话中了解到他对第一任妻子的怀念。因此心知肚明即使自己是拯救人理的希望,芬恩也不可能对自己有对后辈以外的感情,而什么奢望也没有地爱着他的金发,他的智慧,他的风趣,他的担当以及他的一切。

至于芬恩,不用咬咬拇指也明白她的心情,因此总怀着一份歉疚,时时寻找补偿她的机会。

当然平时两人都是工作狂。在一起的时间相商工作事宜的时间远远多过谈论彼此的关系。

追逐利菲河平原上的风

是私心戴尼(Deimne,芬恩小时候为避仇所用的化名)酱

占tag致歉
ff14 x fgo 占星术士芬恩·麦克库尔

等离子团团员G-Nia的履历书#5#6
自家冻原熊Shiro与我
性格温和(+物攻-特防),特性拨雪,配招蛮力嬉闹岩刃冰柱坠落

在仿佛地处世界彼端的遥远的森林中,年轻的王储和被遗弃的孤儿达成了秘密的约定。

Tu es ma lumière
你是我的光
Mon alter go
我的另一个自我
L'amour qui me met à terre
是使我失望的爱
Me met ma mélancolie à dos
你让我背负起伤感
Dis-moi quand tu rentres que je me réveille
当你回来的时候,告诉我,我会醒来
Si c'était à refaire
如果能重来
J'irais danser sous la pluie
我会在雨中起舞
Mes faux pas d'hier
我昨日的过失
M'ont amené aujourd'hui
引我来到今日
A toi
引向你
Et me voilà aujourd'hui
所以今天我在这里
A toi
在你身边

(Florent Mothe《Danser sous la pluie》)